中国人为什么突然得上抑郁症|大象公会

发布时间:2019-05-30   来源:星河娱乐   


1980年代前,中国几乎没有「抑郁症」患者。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忽然「得上」了抑郁症?它是我们这个时代的「时代病」吗?


文|徐子铭


抑郁症几乎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「时代病」。很多人突然发现,身边得抑郁症的人就像蘑菇,从世俗眼光的阴影里一批批冒了出来。


与此同时,它也是医学史上最大的谜团之一。在20世纪以前,关于它的大多数记载都模糊不清。人类甚至都没搞清楚它是不是一种疾病,就在70年代见证了它的暴增。


为什么中国人忽然抑郁了?为什么十年前还仿佛不存在的抑郁症,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开始爆发?


·热播剧《我们都要好好的》中,女主一度患有严重的抑郁症


抑郁症,一个谜团


医学家们一度以为中国人不得抑郁症。


在80年代及以前,抑郁症在中国几乎没有诊断。1980年夏季某星期,湖南一家医院的精神科接待了361名病人,其中36%诊断为「神经衰弱」,只有1%诊断为抑郁症,尽管他们的疾病表现是差不多的。


当时,从苏联来的「神经衰弱」支配着中国人的认知,「胸闷气短」则是人们求医时常用的表述,以此避免在描述情绪时遭到医生的白眼,甚至被指责为革命意志不坚定。


直到最近十年,在媒体反复科普下,抑郁症在中国才逐渐摆脱道德污名。


· 2010年,世界抑郁症地图(按诊断计)


没有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人不得抑郁症,只是他们不会像诊疗手册那样表达。


医学家们曾经以为非洲人不得抑郁症。一些东非部族的人极少主诉抑郁症状,他们会将其归结为精灵的影响,用巫术来「治疗」。


普利策奖得主,作家Andrew Solomon体验过一把这种「治疗」。在塞内加尔,在名为ndeup的仪式上,他被打鼓和跳舞的人群围在中央,脱得精光,被现杀公羊的血淋了一头,最后还喝了个可乐。


直到上世纪80年代,更完善的流行病学调查才把抑郁症从非洲揪出来。1981年,非洲总体的抑郁症核心症状发生率为14%-22%,位居当时的世界第一。


· ndeup仪式的准备


医学家们也曾经以为日本人、韩国人不得抑郁症。


直到很久之后,他们才意识到,当一个日本人充满负罪感、述说对「阴天、脸红、糟糕体味、结巴」的担心时,他常常也具备抑郁症的核心症状。

世界上许多语言中没有对应「抑郁症」的词,但这并不表示这些人不会患病。人们照样压抑、麻木和忧郁,使用同一类药物,获得同样的改善。


在每个社会,都是大多数正常人定义了疾病。很多疾病——比如某些侏儒症,并不会带来具体的不适。人们首先定义了什么是正常,然后把这些偏常划为疾病。


精神疾病也是如此。不过,在精神和情绪方面,每个社会的「正常」是不同的。在新几内亚的Kaluli部落,人们习惯像演戏一样,大惊小怪地表达自己的悲伤;巴厘岛人则以情绪稳定、精神安然著称,认为像美国人那样鸡血励志才是有病。


所以,抑郁症在不同文化中的表现千差万别。


几千年来,世界各国的人们都在应对这种疾病上跑错了路,陷于巫术或意志薄弱的解释中,或者根本没意识到这是一种疾病。


在诸错当中,古代西医和古代中医可能是跑得最接近正确的两家。


古代西医的体液理论认为,人体中有血液、黄胆汁、黑胆汁和黏液四种体液,其中的黑胆汁(melancholic)如果太多了,人就会变得忧郁(melancholia)。


· 体液理论


古代中医则倾向于将抑郁症状看成是「郁」的结果,是某种因素堆积在了某处,导致的躯体化疾病。


《景岳全书》(1624)最早把「郁」分了类,并且明确描述了「忧郁」,与今天DSM的诊断标准相差无几,甚至提到了呼吸节奏变化这样的细节表现。


不过,对于病理,中国人不幸发明了金木水火土「五郁」,又把它上升到了玄学层面。


我们没有篇幅来列举世界上其他民族更离谱的解释——从东南亚苗人的附魔神经病,到波斯式的「爱情忧郁症」,再到五花八门的巫术和祖先、宗教带来的罪感与自我压抑。


究竟是谁拯救了抑郁症及其他精神疾病,把它们从文化和社会的泥沼中拉了出来?


体系化和成规模的基础科研功不可没,各国逐渐走向规范的精神疾病诊疗体系也有巨大的贡献。


不过至少,其中的一大功臣,还应当颁给药物。


药物研发,一个功臣


现代药学有个基本的观点:即便一种疾病的病理机制尚不清楚,如果有某种药物被证明有效,它仍然有机会用于临床,并且可能会帮助科学家倒推病理。


抑郁症就是沾了这个原理的光。


直到现在,抑郁症的病理仍不完全清楚。科学家们仍然在遗传和后天因素共同作用的分子网中摸爬滚打。


不过,在最关键的一点上,人们是越来越确定的:抑郁症跟感冒、糖尿病、心脏病一样,是一种如假包换的身体疾病。它能够被化学药物有效治疗。


全球药物共同体的诞生是一件非常晚的事情。今天我们所知道的制药巨头,辉瑞诞生于1849年,罗氏始创于1896年,诺华的三个母公司则直到1900年前后才开始工业生产化学药物。


一百多年间,人类制造的、能够单独成药的化学分子不超过一万个。如果把它们归归类,「骨架长得像」的算作同一个,就只剩下一千多个。


· 1993-2018,FDA批准的新分子实体药物(NME)和生物制品上市(BLA)数量。每年几十个药背后,是千亿规模的研发投入,因为把一个药做到上市需要数十亿美元


考虑到ICD-10-PCS疾病目录有八万七千个条目,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:大量人类疾病,其实是没有对应药的。


不是像阿尔兹海默,开发出的药物最终都确认无效;也不像阑尾炎,主要靠手术解决问题;也不是像普通感冒,药物全都「治标不治本」。这三者还属于幸运的疾病。


这些不幸的疾病根本没有受到过药物研发和药物市场的青睐,没有一个「十亿美元」投给了它们。世界上的7000种罕见病,大部分都属于这种情况。它们不能自行痊愈,没有手术之类的备选方案,只能被死亡带走。


抑郁症曾经也属于这个不幸的行列。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期,人们甚至都搞不清楚它究竟是不是一个病。


· 丢勒的铜版画《忧郁》(1514),当时人们认为忧郁和理性精神有关


在1968年出版的美国《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》DSM-II目录里,抑郁症还不是一个病,而是两个病。


这两个病,一种是「应激性抑郁精神病(298.0 Reactive depressive psichosis)」。它继承了弗洛伊德的「主观损失」逻辑,被认为是亲友死亡或者失恋等精神刺激带来的。


另一种是「抑郁性神经症(300.4 Depressive neurosis)」,它虽然也包含应激的成分,但更像体液理论的延伸,是一种心理-躯体疾病。


在解释病理方面,体液理论就跟阴阳五行一样没什么参考价值。但它们至少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猜想:抑郁症是一种身体疾病,是身体某种机能出现了异常,而不单是精神层面的问题。


所以,「5-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」的出现就显得弥足珍贵。它证明了这个猜想是正确的。


「5-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」(SSRI)类药物最初是为了替代安定、利眠宁等容易产生依赖的镇静剂诞生的,为了对抗焦虑。发现它们更适合抗抑郁,不过是个意外的产物,因为焦虑和抑郁是精神疾病的一体两面,常常一同出现。


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,焦虑被认为是年轻女性的常见病;而抑郁主要属于中老年人,并且发生率不高。


· 文法拉辛刊登在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上的广告,1998。几乎所有的抗抑郁和焦虑药物广告中出现的人物都是女性


在60年代末,只有16-18%的美国城市居民自认为至少出现过一次抑郁症状。在今天,这个数字接近70%。


可以想见,在一开始,这些药作为抗抑郁药物,是卖不动的。


精神医生共同体对这些药毫无认识,更习惯给病人开旧有的安定类,或者干脆不开。在美国之外,大多数国家的医生和患者更是对抑郁症这种(或者两种)疾病毫无认识。


在日本,直到1989年,当时最大的SSRI药企派人去日本打听,当地专家还告诉对方,日本很少有人得抑郁症。于是该公司认为市场太小,打道回府。


· 百忧解(Prozac)从上市到专利过期的逐年销售额。高峰时期,100个国家的四千万人吃百忧解,它在2000年为礼来公司贡献了当年四分之一的收入


药物销售不动怎么办呢?先销售疾病。


于是,针对疾病本身的「科普营销」开始了。这些营销动作由葛兰素史克等几家大厂商主导,不是「卖药」,而是「卖病」。


从80年代SSRI药陆续上市起,有关抑郁症的论文出现了井喷。凡是对SSRI药物有利的论文,药厂都投入巨资帮助其传播。同时,它们也资助行业权威研究这些药物。


· Pubmed数据库中每年发表的关于临床抑郁症(clinical depression)的论文数量


等到医生终于接受了这类新药物,药厂开始请大量科研专家向患者普及「抑郁症是一种生理疾病」这一理念。它们在通俗杂志上投放「有偿新闻」,赞助面向公众的科普活动。


直到70年代末,依然有许多文章认为「绝望是临床抑郁症发生的主要因素」;之后,随着SSRI药扩大营销,科学家们意识到两种抑郁症其实就是同一种。同一类药物对它们都起效。


1980年,升级改版的《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》DSM-III目录将两种「抑郁症」合并了,对病理和核心症状的描述也围绕药物治疗,进行了重大更新。


今天人类对于抑郁症的认识,就是在这一时期奠基的。


抑郁症是「时代病」吗?


随着神经生物学的发展,现在,各种精神疾病都能不同程度地找到生理影响因素。也就是说,其实所有的精神疾病都是「身体疾病」。


这种观念救了很多患者,因为精神疾病不再被归结于意志品质因素,外界刺激也不是必要条件。它就像头疼一样,是机体本身的问题;抗抑郁药物就像止疼片,不舒服了该用就用。


当今中国抑郁症的高发,基本上是诊断带来的增长。曾经的「神经衰弱」「胸闷气短」以及许多类型的「多愁善感」,现在都合并到了这个疾病之中。


这波增长的浪潮,发达国家在几十年前就经历过了。现在,他们似乎正在走向问题的反面:试图用药物解决一切烦恼。


上帝保佑吃得起药的人。在医保报销的法国,将近四分之一的人使用情绪改善性的药物。在以不爱开药著称的英国,四百万人长期使用抗抑郁药物,是人口的6%。


每个时刻,都有13%的美国人使用抗抑郁药物,其中只有一半的人真正符合临床抑郁症的诊断要件。


使用抗抑郁药物俨然成了一种潮流,和健身、沙拉、复合果汁一样,象征着中产特有的敏感细腻和对完美状态的追求。


不过,世界上大多数抑郁症患者连药盒都摸不到。


WHO指出,约80%的常见精神障碍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。2017年,一项对50万中国人的研究显示,农村与低收入和抑郁症呈高度正相关。


在上海,体力劳动者的发病率是管理人员的5倍。在黔西南,有学者调查了147名农村留守老人,竟发现其中94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。


· 抑郁症在中低收入国家造成的损失,远大于在高收入国家。YLD:因伤残导致的健康生命年损失


更多患病的弱势群体很难将抑郁症和本来就困顿不堪的生活分清。他们解决疾病的方式也简单粗暴:不解决。


WHO驻华代表施贺德估算,中国约有5400万抑郁症患者,只有20%接受了治疗。也就是说,我们身边至少有四千万人挣扎在泥潭中,而没有获得任何帮助。


抑郁症的悖论在继续。科学家经过几十年的研究,才碰到了病理的边缘,创造了有效的药物。然而,发达国家的富人开始进行过度治疗,最需要这些药物的人却用不上它。


实际上,抑郁症从来都不是时代病,也不是精英病。只是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,从过去到今天,大多数得它的人从来没有机会发声而已。


参考资料:

1. 禹海航, 崔静静, 袁红,等. 抑郁症伴失眠患者状况调查[J].现代实用医学, 2012, 24(4):400-401.

2. Oprea T I.Property distribution ofdrug-related chemical databases.[J]. Journal ofcomputer-aided molecular design,2000, 14(3):251-264.

3. 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d41573-019-00014-x

4. Bickerton G R,Paolini G V, Besnard J, etal. Quantifying the chemical beauty of drugs.[J].Nature Chemistry, 2012,4(2):90-98.

5. Bemis G W,Murcko M A. The properties ofknown drugs. 1. Molecular frameworks.[J]. Journalof Medicinal Chemistry, 1996,39(15):2887-2893.

6. Mojtabai, Ramin. "Clinician-identifieddepression in community settings: concordance with structured-interviewdiagnoses." Psychotherapy and psychosomatics 82.3 (2013): 161-169.

7.https://culture-emotion-lab.stanford.edu/sites/g/files/sbiybj9351/f/depressionacrossculturetsaicdryder.pdf

8.https://www.huffpost.com/entry/antidepressant-advertising_b_1586830?utm_hp_ref=women&ir=Women&ncid=edlinkusaolp00000009

9.https://www.cdc.gov/nchs/data/databriefs/db76.pdf

10. Weissman, Myrna M., and Jerome K. Myers."Rates and risks of depressive symptoms in a United States urbancommunity."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57.3 (1978): 219-231.

11.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(1968)."Schizophrenia".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disorders: DSM-II (PDF). Washington, DC: American Psychiatric Publishing, Inc

12. Weissman, Myrna M. "Advances inpsychiatric epidemiology: rates and risks for major depression." American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77.4 (1987): 445-451.

13.https://www.sfgate.com/business/article/Consumer-savings-expected-as-Prozac-patent-2893038.php#photo-2243126

14.https://www.theguardian.com/business/2001/oct/04/medicalscience.highereducation

15. Ferrari, Alize J., et al. "Burden ofdepressive disorders by country, sex, age, and year: findings from the global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." PLoS medicine 10.11 (2013): e1001547.

16. Kurihara, Toshiyuki, et al. "The lowprevalence of high levels of expressed emotion in Bali." Psychiatryresearch 94.3 (2000): 229-238.

17. https://www.esquire.com/news-politics/news/a27628/notes-on-an-exorcism/

18.https://www.ncbi.nlm.nih.gov/pmc/articles/PMC3330161/

19. Schieffelin EL. The cultural analysis ofdepressive affect: An example from New Guinea. In: Kleinman AM, Good B,editors. Culture and depression: Studies in the anthropology and cross-culturalpsychiatry of affect and disorder.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; 1986. pp.101–133.

20.https://www.theguardian.com/world/2003/nov/08/france.jonhenley1

21. Mercier, Alain, et al. "Understandingthe prescription of antidepressants: a qualitative study among FrenchGPs." BMC Family Practice 12.1 (2011): 99.

22. 阿德里安娜·佩特里纳, 安德鲁·拉科夫. 全球药物:伦理、市场与实践[M]. 上海译文出版社, 2010.

23.https://www.apa.org/monitor/2017/11/numbers

24. 夏勇军. 经济发达地区基层精神病医院住院病人情况的调查[J]. 中国卫生事业管理, 2008, 25(5):312-313.

25. 卢柳青. 首发抑郁症患者幸福指数和社会支持及生活质量的相关性[J]. 护理实践与研究, 2017(20).

26.http://www.healthdata.org/node/835

27.https://www.thelancet.com/gbd

28.https://apps.who.int/iris/bitstream/handle/10665/254610/WHO-MSD-MER-2017.2-eng.pdf?sequence=1

29. Chen, Y., et al. "Patterns andcorrelates of major depression in Chinese adults: a cross-sectional study of0.5 million men and women." Psychological medicine 47.5 (2017): 958-970.

30. 胡健, 雷世光. 兴义市农村留守老年人抑郁状况及相关因素[J]. 中国老年学杂志, v.36(16):4081-4082.

31.http://news.sohu.com/20170407/n486948318.shtml

32.https://commons.wikimedia.org/wiki/File:Ndeup-2.jpg

33.https://web.archive.org/web/20070820165422/http://www.psychiatryonline.com/DSMPDF/dsm-ii.pdf


注意:本文不作为疾病诊断与治疗参考,如有身体不适请咨询医师。